AKZZZZZ

一条透明的咸鱼
安清是世界的瑰宝
偶尔产粮
cp不可逆[打]
感谢你们的每一次喜欢and评论
最后再次感谢看完的你💘


我永远喜欢我家東酒👌

ALWAYS

送给自己的生贺文😚
现代pa
短小
he
不要脸的艾特我家小天使 @枳花眀驿(東酒)





猫的叫声将清光从美梦中拉回现实。

清光揉了揉太阳穴,努力让自己稍微清醒点。

恍然之间,那只猫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凑到清光腿边使劲蹭了蹭,也许是刚睡醒意识比较模糊,清光并没有理会它,只是精神恍惚般自顾自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斜眼便瞟见了墙上的钟,时针和分针恰好重合在了一起。从客厅望去,厨房里那张木桌上的饭菜丝毫没有动过的痕迹,从天花板上射下的那道暗淡的灯光投射在保鲜膜上,晃的清光眼睛微微发酸。

还没回家吗…

猫焦急地伸出自己的爪子扒着清光的裤子,清光皱了皱眉头,轻叹一声后拎着那个小家伙举到自己面前,猫在空中挥舞着四肢,尾巴略微提起,柔软地弯曲着。它似乎想往清光怀里钻,结果却扑了个空。

看着眼前这个小家伙的一举一动,清光无奈笑了笑,将自己的动作放轻,一把将猫抱在怀里,用手挠了挠猫的下巴,听到它满意的哼叫声后又帮它顺了顺后背的毛。

“怎么啦,肚子又饿了?”清光抱着它边说边走到厨房,拿出橱柜里的猫粮倒在角落里的小碗里。

清光蹲在地上把猫推到饭碗跟前,猫撇过头不满地叫的几声,清光朝它挥了挥手催促着它赶紧去吃饭,然后起身将桌子上已经凉透了的饭菜一个个放进冰箱里。

关上冰箱后,清光注意到那只猫咪并没有进食,清光疑惑地走到跟前,蹲下来帮它顺毛,这时猫咪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,发出了轻微的哼声。

“你怎么了啊,给你饭你都不吃…”猫咪歪了歪脑袋,努力想从清光的手中挣脱出去,清光只觉得自己可能越来越搞不懂这只猫了。

慢慢松开手,猫从厨房跑到客厅,四处张望,又拼命往卧室和阳台跑,一开始清光只是以为它在寻找自己的玩具,等到猫不断回头一直朝自己叫喊时清光才恍然间明白些什么。

“嘿~”清光慢慢走到猫跟前摸了摸它毛绒绒的小脑袋,“你是在找安定吗?”

猫像是听的懂清光的话一样使劲晃了晃脑袋。清光笑了笑,朝猫招了招手,猫迈着轻盈的步子小跑到清光跟前,向前一跃扑进清光怀里蹭了蹭,清光拍了拍猫的脑袋,把它抱了起来,快步向卧室走去。

“那就换个衣服一起去找他,怎么样?”



入秋了。

寒风从窗外吹进屋里。

清光戴上了那条枫叶般火红的围巾,那是在某个寒冬自己拉着安定去商场买的--清光给安定也买了一条同款的,只不过颜色不同,安定的那条是奶白色。

猫又叫了几声,接着从地板上跳到两人的床上滚了几圈,清光全然不顾猫的行为,只是怔怔地站在一旁环顾这个屋子,乱糟糟的,还特别小,冬天偶尔会漏风,夏天又特别燥热,唯一的优点就是房租便宜…

细数着这个居所的毛病,清光笑着叹了口气,抬头望着天花板,又似毫无意识般伸手,渴望抓住些什么。

这里是他的家啊。

是他和安定共同的家。

清光把猫咪从床上抱在怀里慢慢走到阳台,深夜凉爽的风扑面而来,整座城市已经陷入沉睡,可在霓虹灯下照耀着的街道却又展现着不同的一面,过往的人流和车辆映入眼帘,只有远处屹立着的几栋高楼还点着几盏孤独的灯。

清光再次揉了揉了猫的头,他想了很多。

一年前他和安定刚搬到这里时的情景历历在目,他猛然间又想到了和安定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的第一天,他们走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来到这个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家的家。

面对空荡荡的房间,清光和安定并肩坐在地上。
“在那里放一个柜子,那面墙上可以用来挂日记和时钟,然后在这里摆一个可爱的小沙发…”

清光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那天两人对未来的规划。

现在想来,虽然这个房子不算豪华,可是它有家的样子,每天可以和家人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,做好早餐后两人相继出门上班,下午回来后清光开始准备晚餐,一般安定都会加班,听安定说偶尔的加班可以得到一笔不错的加班费,所以清光已经渐渐习惯独自一人在深夜时分等待安定回家。

后来,安定带回了这只猫,他是在一条小巷里见它的,当时它才刚刚出生几个月就被遗弃在了街头。

再后来,两个人,一只猫,一起迎来了待在这个城市的第一个新年,他们裹着厚厚的棉袄站在天台上放烟花,花火发出的光亮温暖了寒冬,好像也温暖了他们的心。


抱着猫走在街头,倒流的风景和街边的灯光映照在清光的眼中。步行去安定公司的路上清光见过太多别样的景色:独自一人抱着一大袋文件走在大街上的上班族,深夜成群结队骑摩托车的少年,一对手挽手漫步街头的年轻情侣,大排档的老板娘和客人谈笑风生,24小时便利店收营员趁着工作空余玩着手机…

怀里的猫打了个哈欠,清光不自觉地又帮它顺了顺毛,虽走在路上,可清光的思绪早已穿越时空飘到千里之外。细数和安定从相识相知直至此刻的时光,一切仿佛又重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。

也不知为什么,清光总是无意识般回忆起与安定一同经历的种种,如同做一个美梦一般,陷进去,就再也出不来了。

清光又猛然想起安定向自己表白时的情景,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,两人似乎都没有说过多的话,只是手握着手,一直都没分开…

也不知究竟走了多久,四周的风景换了一幅又一幅,换做往常,清光估计早已双腿发麻,孩子气般大喊着走不动。

但此刻,他竟希望能一直走下去。不是心血来潮,也不是随意取闹,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坚持终能遇见那个人,那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人…


“清光!”

直到听见不远处的叫喊声时清光才刹那间回过神来,怀中的猫突然不安分了起来,挥舞着爪子努力从清光怀中挣脱出来。

像是已经知道答案一般,清光回过头来看到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身影,清光将怀中的猫抱得更紧,笑着朝他跑去,安定正喘着粗气,看到清光跑到自己跟前后下意识地张开双臂将他紧紧抱住。

猫被两人挤得喘不过气,扯开嗓子乱叫一番,硬是将自己的脑袋夹在两人中间,使劲蹭了蹭了他们的脸颊后才肯罢休。


“你怎么跑出来了?”安定将猫的脑袋扒到一边,猫不满地朝安定挥舞着爪子。

“没什么--”清光故意脱长了调子,朝安定眨了眨眼,“那个小家伙想见你,于是我就把他带了出来,就当兜风。”

“大半夜的兜哪门子风啊~”安定被面前那人的回复逗笑了,扬起眉毛拍了拍清光的肩,“别解释了~你就是想我了~”

“什么啊,别自恋了。”清光恶作剧般揉着猫的脑袋,猫伸出舌头扭头朝安定怀中奔去。

安定一把接住猫,深呼一口气,极其调皮地刮了一下清光的鼻尖,“不早了,回家吧。”

没有任何答复,但两人的手早已不知不觉紧握在了一起。


有了另一个人的加入,返程路上似乎多了些乐趣,也正如那人的名字一般,让人安定了许多。

两人并肩漫步在街上,怀中的猫早已进入甜美的梦乡。夜深了,迎面的风仿佛是从未来吹来一般,带着他们的梦与希望,萦绕在两人的身上,让人愈发安心。脚下的步子更加轻快,十指紧扣,相对无言。

不知是谁的笑声打破了沉寂,猫翻了个身继续熟睡。

安定转过头望向清光,月光照耀在他的脸上,像是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银光。

“呐。”安定歪了歪脑袋,“我不在家…你会寂寞吗?”

清光笑着闭上了眼,兀自往前走去,安定加快了步伐追上那人。

“嘿~”清光慵懒地扭过头,“你知道的。”

“你一直都在。”

刹那,安定像是明白了些什么,轻快地甩了甩脑后高高扎起的马尾,将清光的手握得更紧,仿佛再也松不开。



像是宣誓一样,清光又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。
“你一直都在。”

END.


【安清】耶路撒冷告白

我永远喜欢我家東酒小天使😭😭😭

枳花眀驿(東酒):

献给@AKZZZZZ 的贺文,生日快乐吖!
现play安清


ooc有


he


文笔幼稚多多包涵


没有毁角色的意思


这是一个没什么大起大落的故事,如果对我失望了的话真不好意思[土下座],希望喜欢


我深知这份感情不能用任何东西来衡量,但我可以将它化为行动,今后我所踏出的每一步,皆因你而起。
————


"哟,别哭啦。"


加州清光眼里含着泪,抬头看说话的人:"你是谁..."可能是哭过,连声音也哑哑的。


"我?我是个路人,正巧撞上美人落泪的路人。"那个人举起手里的相机,他说话的时候,像是有什么东西牵扯着,一点点的,忘而不得。


"你再哭,我就要拍了。"


加州清光生气了,站起来就要走。可身后的人也是死不要脸,硬是跟了过来。一个劲的和他说话,像是讨好,又像是别的什么,总之,不会让加州清光感觉讨厌。


"你叫什么名字啊,我觉得你很漂亮"


"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"


"生气了吗?别生气啊,生气就不好看了"


加州清光受不了,:"别跟着我啦,我又不认识你!"街道上人不多,他这一吼让不少人看过来。


"我认识你啊,刚刚认识的。"


加州清光觉得这个人,真不要脸。


"大和守安定,是我的名字。"阳光照耀下,有什么东西开始变得不一样了。


加州清光傻傻的站着,大和守安定现在站在阳光下的模样,好像天神,初临凡间。


"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。"大和守安定蔚蓝的眸色,好看极了。


"加...加州清光"


大和守安定这个人啊,第一次见面就能让自己的不安全部展现出来。


好奇怪啊。


这叫什么?一见钟情?


加州清光不是本地人,背井离乡奔波到了耶路撒冷,靠做女孩子的首饰,卖点画换钱,没什么大的成就。


好在房东玛莉是温柔的人,减了一半房租让加州清光住了下来。
————



自从认识大和守安定后,加州清光就发现这个人无处不在,有时候在角落里,有时候在路边的书屋里,有时候又在卖明信片的小铺逛来逛去。


像是故意让他看到似的。


每次看到大和守安定的时候,加州清光总会心情愉悦,却又十分想躲开他,躲得远远的。
为什么呢?


————


  加州清光喜欢去的书店来了一批新书,然而踏进书店的时候,老板鹤丸国永不在。


书本的香味飘在空气里,柜台正在熟咖啡的机子,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,耶路撒冷这样美好的地方,就应该有这个样子,高跟鞋踩在实木地板上,声音清脆很紧。


  门铃被人粗暴地摇开,紧接着就是拉开门走进来的声音。


  "你好,我是来送照片.....嗯,不在?"
是大和守安定。


  加州清光在第六排的书架后,他深呼吸,站稳脚跟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从书架的缝隙看过去,可以清楚看到大和守安定面部轮廓


  从这个角度....衬衫开几个口子没系上,可以看到喉结,还有往下更深的地方...


  加州清光烧红了脸,下意识用手捂住眼睛。虽未发出什么声音,可加州清光心中尽是翻江倒海。高跟鞋踩在实木地板上再怎么小心也还是会有所动静的。


  "清光?"大和守安定慢慢走过去,叫着加州清光的名字,一声接一声,温柔得像一滩水。


  加州清光听着大和守安定的脚步声,不知为何,心脏那里痒痒的,而且跳得特别厉害。


加州清光回神的时候才恍然发觉,大和守安定已经站在自己跟前了,特别的近。


  "清光,刚才在做什么?"


  没回答。大和守安定继续说着:"清光脸红了,你在紧张什么?" 咖啡机咕噜咕噜的声音渐而削弱,空气里,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。


  "清光,是不是喜欢我?"大和守安定这么说着,身子向前倾去,大和守安定蓝色的眼里,倒映的全是加州清光。


  "没有..."


  大和守安定将他的脸抬起来,让加州清正面看他,:"清光....."门被什么东西撞开,慢慢的传来几声猫的叫声,窗外开始起了风,缠绕在窗边的花,不轻吹打随风扬起。


大和守安定说了一句很美的话。


加州清光愣在原地,不知如何反应。


心底似乎有个声音,一遍一遍的问


你喜欢他吗?


喜不喜欢呢?


   ————
     自那以后,加州清光就没有看见大和守安定。
像是消失了一样,怎么找也找不到,在明信片店找不到,猫咪屋,书屋,咖啡馆,以及大和守安定经常去的报社。


   每个人都说没见到他。


  "大和守安定这个人行踪诡秘,总是今天在城南后天又在城北"报社的工作人员这么说道。


  "他,去过哪里呢?"


  工作人员仔细想想,边整理文件边回答:"他来耶路撒冷之前可是个很厉害的人,大和守他啊,可是连大溪地都拍过的摄影师哦,听说他还去过埃及。"


  "像我这样的无名小卒,能知道这样厉害的人也是非常荣庆啦,这不过是耶路撒冷啊,他一定会去别的地方吧。"


  别的地方?


  大和守安定会走吗?他会去哪?

  天空已经被晚霞染褪了颜色,"清光————"房东玛莉做好饭菜,唤他回家。


  "今天上午,我从教堂回来,有个年轻的小伙子来找过你,你们是朋友吗?"玛莉若有所思。


加州清光的叉子一抖,年轻的小伙子....


"他是叫大和守吗?"


玛莉没反应过来,裁布料的剪刀吱呀吱呀的,:"是叫大和守,他怎么了?他说六点半飞机就会起飞了,希望你能去见他。"


  现在是八点,耶路撒冷只有一个机场,去到机场怎么说也要三十分钟.....何况,飞机早就飞走了。



加州清光按下一组数字,那是大和守安定留给他的号码。
"大和守安定,你现在在哪?"加州清光握着话筒的手颤抖着....眼里已经被打湿了,可他没有察觉。


"清光,你去找我了吗...."


  加州清光强忍着快要哭出来的欲望,装做什么事也没发生:"没看到你,我回家了"他颤抖的手,紧紧握着听筒。


大和守说话的时候,很平静 "清光,我现在在加利福尼亚,可能....不会去耶路撒冷了。"那边似乎有风在吹。大和守安定又说了很多话,大多数是美国的所见所闻,平凡再也能平凡的事。
  加州清光感觉自己失了常。


  因为,大和守安定现在在离自己十万八千里的地方。


  "清光...希望你过得更好..."大和守安定身边有女孩叫唤的声音,加州清光不禁猜测,是他的....什么重要的人吗?
   如果是的话,会怎样呢?


  你觉得我会怎么想?大和守安定


  加州清光接下来做的,是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。


  "大和守安定,你听我说...."


  听筒那里,没有了声音。


"我在听"也许谁也没发现,大和守安定的声音,从这里开始温柔无限。
 
 
  "自从遇见你,我就像变成了傻瓜一样,即使把这种心情藏起来.....我好像会更痛。"


"所以索性说出来——"


"我...爱你"他再也抑止不住,放声大哭出来。

"清光,你哭了,可就不好看了..."大和守安定说着
"我还可以再见到你吗?"


"当然可以了"


只要你想见我,我会用最快速度来到你身边。


窗边下着细细的绒雪,暖色的光打在花上,天似乎要响晴了,
预示着什么人什么事将要到来。



2018  4月15
   四月份的加利福尼亚,天气正好,加州清光带了新的稿件不远千里来找顾客的住所,这次的客人是一对母女,他的工作是绘制母女二人的画像,酬劳很高。


  加州清光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繁华的地方,记得好久以前,有一个人曾经在这里停留过。


  手机响得不是时候,加州清光手里拿了很多画纸,一个不小心,整个人摔在瓷地板上,屏幕上显示的来电是:安定。


  "安定,你还好吗?"  加州清光说完之后就后悔了,长时间没有来往的两个人,他问了你好。


   "我啊,我很好。"大和守安定的声音仍是没有任何变化,温和似水。


  "我在加利福尼亚....,我啊,找到新工作了...",安定现在在干什么呢?
 
"清光,寄给我明信片吧。"


大和守说话的时候,心情很好。
"诶?"


加州清光侧开脖子夹住手机,抱起地上的画纸,开始找附近的明信片馆。"前面左转的第三个门,有卖明信片的架子。"手机那头,大和守安定的声音还在继续着。


   进了店铺,加州清光开始手忙脚乱找着,:"你要什么样的?"    "架子的第二排,顺数第三张。"


 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加州清光听到身后传来皮鞋踩在瓷地板的声音,一声一声,颇有节奏。


   加州清光抽出一张蓝色的明信片,对大和守安定的玩笑无奈"你看不到的吧....",大和守安定怎么可能在这里呢?


  脚步声戛然而止,手机里的声音一点点的响着


"我看得到。"    加州清光没夹稳的手机,被后面的人伸出手牢牢地接住。


  他轻轻的说着六个字:"我看得到,清光。"  大和守安定此刻的降临,像颗璀璨的太阳。


  "清光,你的手机要掉了。"


  加州清光不敢相信,但是却不合时宜的,脸像天上的夕阳,烈得似火。


之后,加州清光和远在日本的堀川国广通话,足足喊了5分钟。问他原因,他说


  "今天,我见到安定了。"


  "我啊——特别特别开心!"


  "那么,恭喜你恋爱了,加州先生。"
 
加州清光悄悄地在笔记上写下了这一天,它是甜的,和蜜糖一样。

见到了王♂啊啊啊啊啊啊啊
就特别激动👏
头一次希望自己长得再高点
被人群淹没
不知所措
[摊手]

木仓

*给 @加州清光的裙底 的生贺文[比心]生快呦~

*探员安定x药剂师清光

*安定视角

*ooc注意

*现代paro

*HE,过生日就是要吃点糖嘛~

*文笔幼稚,没问题就请食用吧[捂脸]






“我第一次遇见清光时他才刚刚19岁,我实在想不到那么他那么年轻就已经在英国拿到了化学的硕士学位,啧,不得不夸一下他真是个奇才。

我那时也才23,干这行4年了,也算个前辈了吧,在前线我们几乎没见过面,不过也对,他一个研究药物的怎么可能会派去当间谍。就这一点而言我还是蛮羡慕和泉守的,每天都能和自家的搭档一起出生入死…不过仔细想想我觉得现在这样也不错,起码清光待在组织内还是很安全的。

每天我都穿梭在枪林弹雨中,我到现在都记得他看见我拿着枪时的样子,他当时一个人在研究室里,看着我手中的枪吓的直哆嗦,‘喂快点把你手上的那个破玩意扔了!'

哈哈哈哈哈你绝对想象不到他当时有多紧张,咳咳,不过我还是要照顾他一下的嘛~无奈点了点头,我把枪扔到了地上…放心,这样的枪我身上还有好几把。

仔细观察了下他才发现清光长的真的挺漂亮,深褐色的碎发时不时遮挡赤色的眼睛,耳朵上还戴着一对金色的耳夹,平时看见他还涂着红色的指甲油,当然,待在实验室里的时候他还是会好好将指甲油洗掉。

我发现他真的很怕枪,有一次我看见他一个人窝在楼梯间,好像哭了,我赶紧拿了张手帕过去问他怎么了,他推开我的手,没有接过手帕,随后自己拿袖子蹭了蹭红通通的小脸,‘我不小心把药剂配错了,那个人以为我是故意的,我和他吵了起来,然后…他拿枪指着我…’

我笑了,他总把自己当个大人看,可在我眼里他却仍像个孩子一样。也许他不够成熟,面对一些问题时不够理性,但我觉得,他只是缺乏经验,我相信他会做的更好。

‘你为什么这么怕枪啊?’

我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空荡的楼梯间,清光沉默片刻后才用一种极为细小的声音缓缓说着。

‘我的亲人…就是被枪杀死的。’

我见惯了杀戮。

‘枪可以杀人,也可以保护人。’

面前的那个男孩怔怔地看着我,随后又把脸埋在袖子背后。

‘我会保护你的。’

这好像是我这辈子对清光唯一的一个承诺。

每天从研究室路过时我能会多留意一下,在一群白衣里找出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清光在工作时很认真,有一次我这么夸他他还不好意思,嘴上嚷嚷着要拿最新研发的麻醉剂让我先睡个三四天之类的。

嘛~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。

我的工作挺特殊的,一般我都潜伏在敌方部队里收集情报,有一次上面的把我派到别的国家待命,等到任务顺利完成回到这里才发现清光已经调到其他地方去了。

等到我迫不及待想和他联系时才猛然发现自己对他所知甚少。

干这行的其实都这样,对彼此多多少少都保持点距离。

也许我这辈子都找不到他,不过也罢,我相信那个聪明的孩子会好好活下去,我知道清光远比我想象中更懂得如何保护自己,他不会让自己处在危险的境地之中。

只是我对他许下的诺言…怕是实现不了了。

我发现自己远比想象中更思念清光。

和泉守听说之后找我谈了下。酒吧黯淡的灯光倒映在脸上,吉他悠悠的声音传入耳中,我抿了口伏特加,烈焰般的刺激感瞬间充斥着口腔。‘你该不会对他动情了吧?’和泉守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我耳旁,‘谁知道呢。’我将玻璃杯中剩余的酒一口饮尽。

‘不过啊,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,啊~每天都能和爱人待在一起…’我向椅背靠了靠,伸了个懒腰。

‘想要的东西就要自己去追求。’和泉守举起酒杯,‘祝你顺利咯~’

第二天我跑遍了整个研究室,几乎把所有与清光有过接触的人都问了个遍,结果却还是一筹莫展。

直到在一次任务中我偶然遇见了他,他被我的敌人抓住,我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带回组织,那一瞬间我将一切抛在脑后,包括我自己的生命,我只是希望他能活下去,我在撤退时被狙击手盯上,左肩和腹部被击中,当场昏迷,等到再次睁开眼,就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,以及趴在我旁边熟睡的他。

我不只一次站在死亡边缘,以往的我似乎全然不在意,可如今,因为某个人,我突然发现人面对死亡不应该太绝对,我记得他,嘴角有痣,赤色的瞳孔,爱美,怕枪…

我不自觉的抬起僵硬的右手触碰着他的面容。

听队友说,那天我被狙击手瞄准昏迷后又追上来了许多探员,那个小医生在我身上胡乱摸索一番后掏出一把枪,对着他们乱射一通,‘你别说,他还真打死了几个。’队友朝我点了点头。

‘你,不害怕枪了吗?’

病房里消毒水刺鼻的气味充斥着鼻腔。

‘怕啊。’

‘那你当时为什么…’

‘不知道…就是不想…看你死掉。’

清光轻咳了几声,眼眶红红的,一丝细碎的声音从唇齿间流露。

‘我害怕你,也害怕你手中的枪,但我…却总是不自觉的想接近你。’

我听出他的声音有点沙哑,我迫不及待地想上前抱住他,可他却出乎意料的向我靠近。

‘你说过,枪可以杀人也可以保护人,我做到保护你了,那你呢?’

他轻微颤抖着张开双臂,紧紧抱住我。

他主动打破了我们之间的距离,我楞了下之后还给他一个拥抱。

‘嘿~’我往他脖子上蹭了蹭,凑到他耳旁,‘我说过,我来保护你。’

‘什…什么啊。’清光颤抖了一下,随后又突然抱紧我笑出了声,‘突然发现自己真是败给你了。’

那次谈话后的第二个晚上我们就做爱了。

之后的日子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,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多了份感情,多了份保护某人的执念。

‘还会害怕枪吗?’

我重复着这个问题。

‘不知道,也许还会怕,也许不怕了。’

我只是看向窗外,没有回话。

‘安定?’

‘嗯?’

‘你知道吗,我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爱你,我知道这份工作很不安全,即使你会每日每夜陪伴着我,但我还是害怕万一哪天,你不在了,我又该怎么办?到底什么时候我才不会害怕。’

我捧起他的脸。

‘那就像那时一样,拿起枪保护自己。’

他缓缓闭上眼睛,嘴角微微上扬,转过头擦了擦眼角的泪水。

‘我真是…败给你了啊。’

‘对啊,有时候我真的不清楚要怎么对你说我爱你。’

‘我爱你。’

真是个美满的故事。”


“喂,你拿着录音笔在那里自我陶醉半天了。”

安定听到研究室里传来一丝不满的嚷嚷声笑了笑,“没什么,记录一个美满的故事而已。”

“你动作最好快点,约好和堀川和泉守他们一起吃饭的,别让他们等太久。”

“好好~”

安定一边应付着清光一边比了一个 枪 的手势对准自己的心口,“碰!”的声响从唇齿间溢出。


-你在我的心上用力开了一枪
-让一切归零 在这声巨响


“还怕枪吗?”
“谁知道呢。”


TNE END.

*人工智能安定x人类清光
*死亡注意,严重ooc,BE
*无任何不尊重角色的意思
*没问题请食用[跪下]

“如果某一个时间,我能爱上一片树叶。”
“那么某一个未来,我也能爱上某个人。”


初次遇见清光是在一个废弃了的教堂,他一个人躲在破旧的桌子下。

我记得他的眼睛,像记忆里鲜红的玫瑰一样美丽。

人类的欲望真的无穷无尽,为了夺取更多的领土,他们制造了我--当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。

我是他们眼中完美的武器。

我接到了命令,占领这里,这也意味着我要杀掉可这块区域的所有人,可唯独面对他时,我犹豫了。

我头一次违背命令,我不在乎惩罚。

我将他藏在一间比较安全的木屋里,每天都会给他送去食物,他总是拉着我,让我陪他聊天。

他知道我是机器人,可他仍然很傻的相信我和人一样。

我清楚的记得当我给他送去面包和浆果时他的微笑,那是一片未曾发现的星辰大海。

我见惯了世间的残酷丑陋,当面对清光时我感到了…

一丝惭愧。

我们本身就是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。

我不想把清光从高高的云端拉下染上我肮脏的颜色。

他不属于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太过黑暗血腥,这里不是他的领域。

于是我分析出了目前最优的方案--保护他,然后让他离开,去另一个安全的地方,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。

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为了一个人付出这么多。

清光总会唱歌给我听,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,纯粹又干净的感觉。

我虽然被称为世间最完美的人工智能,可就算是我也模拟不出那种天籁之音。

他爱美,他的耳朵上总戴着一个精致的金色耳夹,他每天都会在清晨出门去附近的山坡上采一些野花来染指甲。

我知道,他最喜欢红色。

每次我都嘱咐让他最好待在木屋里,外面太危险了。

可清光每次都笑着对我说着大丈夫。

“虽然身处乱世,可仍然会有希望。”

这是他对我说的话。

每天我都会帮他梳头,每次凑到他跟前都会闻到很好闻的香味,无奈笑了笑,我知道,清光又瞒着我去摘花了。

“安定真的很温柔。”

这是他对我说的话。

我头一次感到了自己的不对劲,用钢铁做成的胸口暖暖的。

随后我又摇了摇头,我没有人类的心脏,我不会有人类的感情。

夜里下雨了。

闪电从空中划过,清光很害怕,他紧紧抓着我的外套不松手。

抬头望着天空,星星还亮着几颗。

我们就这样抱着睡了一晚。

“我很喜欢安定。”

这是他对我说的话。

喜欢,是人类对某个人发自内心充满好感。

系统是这么回答我的。

那么,我喜欢清光吗?

你不会喜欢他的,你没有感情。

系统开始指责我。

不过,这次…它可能错了。

我摸了摸胸口,也许,我喜欢清光。

在那一刻,我懂得了“感情”。

我喜欢他的眼睛,他嘴角的痣,他的笑容,他的声音…

他的一切。

我也…喜欢你。

可我不敢说,只能在机械做成的大脑里重复着这短短几个字。

我清楚的知道,我和清光之间有着一条永远不可逾越的线。

后来…

没有后来。

我以为我隐瞒的很好,可终究被高阶层的人类--我的掌管者发现了。

他将我锁在实验室,清除了我先前所有的记忆。
我无力的挣扎,在悲伤中流连。

重新行走在路上,手中再次沾满鲜血。

“我是最完美的人工智能,我会完成主人的所有命令。”

我又回到了那个充满杀戮的世界。

那个记忆中没有加州清光的世界。

但当我在混乱中看到了那抹熟悉的鲜红,我早已忘却了的记忆被悄悄唤醒。

“加州…清光。”

零零星星吐出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。

也许是那次记忆并没有被完全清除干净吧,或者…是我还对他还有人类口中的“感情”。

我僵硬地朝着那个身影走去,迫不及待地想保护他,想大声告诉他快点离开这里。

“原来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?”

掌管者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旁。

“杀了他,他只会阻挡你。”

不要,不要…

我撕心裂肺地呐喊着。

我的身体不受控制。

我曾想过和清光就这样永远在一起,像童话里一样幸福的生活下去。

妄想而已。

“那一天现实与梦想无情的被撕裂。”

赤色的眼睛注视着枪口,眼里充满着惊讶。
我努力控制着自己手中的枪,不让它对准面前的人。

“活下去。”

你和我不同。

一定一定,活下去。

钢铁制成的身体本没有感情,可你的出现却让我渐渐爱上了这个本不美好的世界。

也爱上了你。

机器人不会感受到任何疼痛,我将枪口对准自己。

我的宿命本来就是在战争中死去,而你却有着无限大的希望。

我不后悔。

扣动扳机,一切结束。

生在这个世界,我们命不由己。

你是生的希望。

TNE END.